自留地独白处。
无摄影技术党。

ALWAYS SOMETHING NICE .

【 2018. 02. 20 】
外婆走了。
就在刚刚。

前几天还拉着我的手
跟我说以前我妈生我的时候,
我特别大只,有八斤半重
她一个人前后打了十二瓶水,
其他人都说她厉害。
然后她眯着眼睛说,现在厉害不起来了。

这双九十岁的眼睛,
上眼皮已经耷拉到下眼睑上,
眼神混浊,没神但锐气。
观察力相当细节,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揣摩。
日子活的细节,话也很细节。
不断叨叨现在世道贵,赚来的工资都上交给医院。
还不忘问我妈要一些子女给她买东西的发票,
说要报销给大家,几个子女习惯了也就不搭理她。

外婆生前特别喜欢关照别人。
不管同事朋友还是下属,关照到别人子女的那种关照。
有时候妈妈会抱怨她多管闲事,分散了照顾自己的精力,
不过她从来不听。

外婆最喜欢跟子女讲的话是
以后你XXX的时候我给你多少钱。
为了她那没人惦记的小金库,一度连护工不肯请。
曾经也跟我说,以后等我生了小孩给我多少钱。
我每次都装作生气跟她说
你得先顾好自己,才有力气去分钱给别人。
她点点头,开始继续操心血缘之外的各种家务事。

她的人生价值,
似乎得从恩惠别人所获取的感恩里去汲取。

因为各种原因,我在她不在的城市,
平时没法稳定的去维系日常感情。
当然了,现在这些都是废话。
我只是很想说话,
不知道该找谁说。
毕竟,这是一个喜气洋洋的年初五晚上。

谢谢财神爷,
把总惦记着给人好处和钱财的外婆接走了。
以后她可以好好的给大家分钱了。
R.I.P

评论(9)

热度(6)

© ðŸ™ˆ.Hey_ | Powered by LOFTER